醉清风冲击“情趣用品第一股”近30%募资买楼三年刷单4600万处罚年年有

原标题:醉清风冲击“情趣用品第一股”,近30%募资买楼,三年刷单4600万处罚年年有

近日,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醉清风)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以期登陆创业板。在此之前,主营两性健康用品的他趣股份、爱侣健康和春水堂等公司都曾短暂的登陆过新三板。

从募资用途来看,醉清风总共计划募集资金约5.66亿,其中3.25亿将被用于“综合运营协同管理中心建设项目”,占总募资额比重超过57%,剩余募资将分别用于“一体化仓储物流中心建设项目”、“客服及培训中心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据醉清风募资用途的具体规划显示,其中1.65亿募资将用于在上海、温州分别购置办公楼,曼城占总募资额比重约为30%,另还将募资2330万进行装修,占总募资额超过4%。

据了解,醉清风主营业务为两性健康用品的互联网零售与分销,公司定位为集品牌、产品及平台为一体的综合运营商。目前,醉清风主要包括以“醉清风旗舰店”为主的零售渠道和以“伊性坊商城”为主的分销渠道,拥有自有品牌谜姬、霏慕以及代理了杜蕾斯、冈本、杰士邦、对子哈特等100余种品牌。

醉清风仅仅从事两性健康用品的线上销售,公司本身并无自主生产,除了代理的品牌之外,自有品牌产品全部采用贴牌模式向第三方进行采购。

相比之下,代理品牌的销售收入是醉清风最主要的来源,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代理品牌收入分别为4.72亿、5.52亿和6.91亿,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61.95%、57.19%和64.77%。

醉清风所销售的产品涵盖器具类、计生类、服饰类和护理类等两性健康产品。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这四类产品销售占比分别为41.37%、32.39%、15.91%和8.57%,其中护理类产品毛利率最高达到43.62%,其次器具类和服饰类毛利率均为35%左右,而计生类由于杜蕾斯等品牌议价能力较强,醉清风该类产品毛利率不足30%,不过综合来看,报告期内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为32%左右。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醉清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61亿、9.65亿和10.67亿,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330.28万、1.1亿和9746.55万。2020年醉清风营业收入增长率由26.67%下滑至10.67%,同时归母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均出现负增长。

不过,虽然线上渠道是醉清风最主要的销售渠道,收入占比超过98%。但在新冠疫情的居家隔离政策致使线上销售迎来转折的情况下,醉清风线上渠道收入增长率却仍由26.26%下降至9.84%,可见公司整体收入的下滑也不能全然归结于疫情。

值得一提的是,在IPO前的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醉清风连续三年进行了现金分红,分红金额分别为4435.3万、9076.4万和1.04亿,合计约达到2.39亿,而报告期内醉清风合计扣非净利润仅2.09亿,分红金额占合计归母净利润比重约为88.18%。

而从持股情况来看,杨昌亮、叶君丽夫妇是醉清风实际控制人,二人合计直接和间接持有醉清风83.43%股份,也就是说,上市前二人通过分红实际套现约1.99亿。

事实上,在醉清风的销售体系中,最具有优势的是线上零售渠道,也就是通过天猫、京东、淘宝设立的“醉清风旗舰店”进行销售。报告期内线上零售渠道销售占比达到65.21%、62.13%和52.81%。

不过,近年来醉清风平台客户销售占比在快速提升,报告期内销售占比分别为5.68%、9.8%和16.74%。

也就是说,京东自营、阿里健康大药房等平台“官方”渠道在迅速抢占醉清风旗舰店的客户。2020年醉清风曾开拓了天猫超市的销售渠道,当年天猫超市销售占平台客户渠道销售收入比重达到14.73%,虽然客流量极大,但天猫超市毛利率远低于公司同类产品的其他渠道,于是9月时双方就终止了合作。

从渠道毛利率来看,报告期内醉清风线%,毛利率水平呈上升趋势,波动并不大。而同期平台销售渠道毛利率却分别为40.1%、37.62%和34.58%,正如前面天猫超市的情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eyshop.com/,曼城随着该类渠道收入占比的提升,毛利率却出现大幅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醉清风平台客户渠道销售额中京东自营、阿里健康大药房和天猫超市合计占比基本均超过95%,但从分渠道披露的毛利率来看,报告期内并无明显下滑,甚至2020年各渠道毛利率还有所提升,而这似乎与前述平台销售渠道毛利率大幅下滑有所矛盾。

有意思的是,每年年末刚刚度过双十一、双十二两大电商购物节,距离下一个大型电商购物节618又还有近半年的时间,按常理来说年末都应该是醉清风这类电商平台的存货低谷。但从招股书来看,2018年末、2019年末以及2020年末,醉清风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8亿、1.31亿和1.39亿,占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72.11%、57.9%和55.04%。

此外醉清风营运效率也并不高,在拓展平台销售渠道后,醉清风不得不提供更宽松的信用政策以换取销售规模的增长,因此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018年的95.23一路下滑至2020年的34.72,夹在品牌方、平台方和消费者之间的醉清风话语权并不强。

抛开业绩不谈,醉清风本身的违规行为也不胜枚举。首先,据招股书显示,醉清风共使用17处租赁房产,总面积约2.05万平方米,其中未进行租赁备案的面积约7515.87平方米,占总租赁面积比例为36.62%。

另外,在租赁房产中有7处办公房产的土地性质为工业用途而非商业用途,房产面积占总租赁面积比重约为17.33%,存在因用途不符被强制要求搬迁的风险,而这可能也是醉清风IPO募资中超3成急于用来购置办公大楼的原因之一吧。

其次,据天眼查APP显示,2016年以来醉清风共收到7次行政处罚,其中5条均与广告违法行为相关,包括发布虚假广告,违规使用“国家级”、“最高级”等词语,广告妨碍社会公共秩序或违背社会良好风尚,广告中谎称取得专利权等。

而在天眼查APP显示的范围之外,醉清风招股书还披露2020年11月20日,温州市龙湾区市场监管局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由于天猫平台“对子哈特官方旗舰店”违反广告法,告知将要对其作出罚款3万元的行政处罚,但截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尚未收到最终行政处罚。

除此之外,醉清风还存在利用个人账户对外收付款、发放补贴和支付费用等财务不规范情形,以及与实控人资金拆借、刷单等。而醉清风给出的解释是,使用个人卡主要由于其操作便利,且降低支付宝转账手续费以及能够降低税费等。

报告期内醉清风为提高店铺排名及好评率及达到推广引流目的进行了刷单,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刷单订单金额分别为2413.73万、742.67万、1494.34万,占各期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7%、0.77%和1.4%,合计刷单4650.74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