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卡哈特:我是一个顽固的量化投资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eyshop.com/,曼城

退休时,卡哈特和高盛签署了一年内不得从事与高盛有竞争关系业务的合同。卡哈特利用这段难得的清闲时间,开着家住旅行车,和全家游览了美国。

但对于刚刚40岁出头的卡哈特来说,现在就过上打打高尔夫、晒晒太阳的晚年生活未免有点太早。今年11月,他正式宣布成立自己的量化对冲基金Kepos Capital LP。因为基金目前正在募集期,Kepos拒绝接受媒体采访。

但早前他已向机构投资者透露要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的想法,曼城“我们量化投资的目标是追求阿尔法,通过投资经理的能力取得超过美股市场的回报,而不是跟随市场涨跌,或者说我们追求的不是贝塔。”

他说,投资者必须区分阿尔法和贝塔,拒绝向基于市场涨幅获得收益的对冲基金支付20%的利润提成。因此卡哈特新成立的对冲基金在对客户收取基本资产管理费的基础上,仅对阿尔法收益部分提取额外分成。

Kepos基金的27位成员中包括许多投资界资深人士以及金融学术界的专业学者。但对于投资者来说,他们在乎的不是公司墙壁上挂了多少个Ph.D(博士)学位,而是担心2007年的情况会不会在卡哈特身上重演。

一位投资者表示,量化基金经理需要向投资者证明,他们现在已经有一个稳健的投资运营体系,简单一句“相信我”显然不是一个足够好的答案。

“2007年事件最重要的教训在于,我意识到了量化对冲基金都在做类似的交易,毕竟运用的策略和模型并不是绝对保密的,大家都基于同样的信号进行交易。未来量化投资的成功将取决于如何形成与竞争对手不同的独特投资方法。”卡哈特表示,第二个教训是模型和公式需要更动态和灵活。“经历了2007至2008的大起大落,以及早期的1998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危机(LTCM crisis)、互联网泡沫等,我更倾向于使用动态模型,能够在风险控制和信号成分上有更多的变化空间。”

“量化投资未来最重要的是风险管理能力。”卡哈特以前高盛的一位同事也表示,过去量化投资者没有把众所周知的“黑天鹅”因素囊括在投资组合框架中,在系统全速运行时,他们没有能力来处理极端事件。

卡哈特在华盛顿州长大,曼城1988年从耶鲁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纽约一家小规模资产管理公司担任研究员,开始了金融生涯。

卡哈特1995年在芝加哥商学院取得博士学位。1997年加入高盛之前,他还曾担任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金融与商业经济学助理教授、沃顿商学院金融机构中心高级研究员。

卡哈特和妻子目前育有两个女儿。工作之余,他更喜欢通过有氧运动来缓解压力。“我喜欢骑单车或滑雪,这是我冥想的方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